EN [退出]
电视机论坛>中国新闻

_揭秘郑州资产800万以上富人:被逼食素刻意低调

2017-11-18 19:42

这人间有那么一群人,会经常不自觉地闯进别人的心灵,肆意捣乱,再如果被闯入者习惯于嫉妒,那么这群人就会制造更多麻烦。

这是一群有钱人——拿国内各个商业银行从国外引进的“多金”标准:撇开不动产,这些人个人名下的净金融资产至少800万元。

人们不免好奇于这些多金富豪的工作和生活,长个见识也好啊。

郑州就有大批这样的多金富豪。近期,商报记者采访了他们中的10多个以及有诸多富豪朋友的多金观察人士。

商报记者王海圣

【数量】 郑州大约有8万

净金融资产过800万的牛人

这已经广为人知了——郑州的高端富人绝对足够多。

否则,多家商业银行不会争先恐后地拥向郑州布设的私人银行部。

这是比较刺激郑州市民神经的,单是2009年,郑州就涌现了2家私人银行,分别隶属于中国银行和工商银行,而交通银行和中信银行在2009年也公开称他们将在郑州成立私人银行部,比如交行相关的框架、流程等已经确定。

无一例外,这些银行要服务的全部是郑州净金融资产过800万元的高端客户(金融资产是一切可以在有组织的金融市场上进行交易、具有现实价格和未来估价的金融工具的总称,包括黄金、存款、现金、股票等),而招商银行所发的私人银行卡,面向的则是郑州金融资产1000万元以上的客户。

那么,到底有多少呢?就此,河南省金融学会秘书长、人行郑州中心支行金融研究处处长张树忠对商报记者说:“这个数字我不掌握。”而求教于统计部门,这个数字从不曾被统计。

郑州您好置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曹天的观察是,“这个群体在郑州起码超过5万人”,比如居住在他们小区的,他认为就不下100个。不过这个数字在河南正弘置业有限公司一位刘姓经理的口里认为少了,“应该在5万到10万之间,8万人大概是准确的”。

河大工贸有限公司总经理王舵、河南房地产商会秘书长赵进京也认为8万人是准确的。

“从我比较熟悉的人来说,他们分布在地产、建筑、电缆、大酒店、矿业、投资担保和金融资本运作等多个领域和行业。”赵进京说,比如建业公司的胡葆森。

特征

一个刻意低调的隐蔽群体

这群牛人值得认真玩味——他们是人中龙凤,有巨大的社会影响力,他们吸引各界关注,对他们的描述能对公众起到窥私、激励、启发、模仿、镜鉴和批判等多种功能。

为了准确记录,商报记者最初接洽的是已设立了私人银行部的银行,因为他们将为这些富豪提供诸如财务、资产惯例等服务,包括买车、古玩、子女教育和产业传承等。理论上,通过对私人银行各项工作的细致采访,就能大体勾勒出这个群体日常生活的大貌,他们的欢喜和烦恼,探求和闪躲。

不过商报记者在两个多月时间里对多家银行的多次约访,都以不了了之告终,他们不答应也不拒绝,但永远是“还在联系”。上周,某银行一位外联负责人终于抱歉地说:“事先都有约定,私人银行部有保密的纪律,沟通不成呀。”

当面的采访也困难重重,因为这些富豪会面后会友好地请你喝茶,跟你谈企业发展、谈行业发展、谈政经大事、谈天灾人祸,也谈个人经历,但涉及更具体的,就一笔带过,并且会说“咱们就是私下说说好不好”,立即把记者推到了职业道德的思量处境。

不过好在他们有朋友,“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也是富豪级的人物——他们倒是愿意谈,可是也都谈得不深,毕竟人们最为知根知底的是他自己。

“富人更喜欢隐藏,一方面这些年"仇富说"深入人心,一方面露富已经被公认为是粗鄙的、可耻的,说自己是犯忌讳的。”锦荣商贸城总经理王建勋说。

他还说,就跟现在有钱人都不会喝得酩酊大醉和狠狠K歌一样,“今非昔比了”。

合影

框架式的琐碎生活

写了这么多其实仍然没有解决很多人的终极追问:他们到底怎么生活的?

首先是赵进京的描述,他说取自他身边大约80多位富豪,主要来自地产、建筑、酒店、矿业和投资担保等行业,年纪在38~50岁之间,包括新密的十多位。

“很少超过50岁,基本上最热衷的是投资,应酬非常多,但是很少喝白酒,喝铁观音茶的多,几乎没人抽烟。他们也打扑克,但是不赌博。他们的车大部分是奔驰、宝马、林肯、奥迪。他们基本上都玩古玩,不少人大概把个人资产的1/3都用来买字画古董了。这些人的私生活基本健康,就跟他们的身体一样。他们中间年龄稍大的差不多都没有上过大学,但70%的都上过北大清华的EMBA,在企业管理上,基本上是家长式管理。”

下面这段描述主要来自王舵和经三路上一家担保公司的老总,讲述的主要是30多岁的财富新贵,其中还有王舵的两个挚友,包括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单身,接近20人。

“他们分别来自资本运作、电线电缆、品牌代理等行业,最深的印象是他们的精力都非常充沛。不管男女,都全身名牌。钟情于刺激的和看起来高雅的运动,比如赛车和高尔夫。他们都喜欢政治,基本上都进了人大或政协。非常关注国际、国家大事。私生活比较开放,有个别的一个月换一个朋友,连续3个后会休息一个月,再继续。比较喜欢散财,是员工喜欢的老板。他们非常爱面子,要求被尊重。”

最后一个描述来自曹天,他描述的小圈子,不过十多个人:“一堆工作狂。道德感绝对比大部分人强。注重养生,基本上是被现实逼成了素食主义者,家庭生活不多,兴趣广泛但基本没空。投资字画的不少,专业的不多,扔了不少钱。”

日子

他们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

“套用你们媒体界说过的一句话:我不是在工作,就是在去工作的路上。”河南服装界一位元老级富豪这么说。

娅丽达服饰公司董事长赵孙立同样不认为自己轻松,上亿的产业,每天弦都绷着,去年11月间他曾跟商报记者说过:“轻松那是表面,但是天天绷着脸那成啥样了,我求一个平常心。”

就此,曹天说,他的生活很简单,平常就是工作,然后是工作,再然后还是工作,工作得头大,“我已经10年没有休息过星期天了”,他说郑州的富人在财富的数目上,更准确地说是成功上99%属于还在路上,像王石那样的几乎没有,因此他们大部分时间就是工作。

忙于事业,曹天说这里边还有一个文化的因素,“河南文化积淀深厚,财富和名声都起来的人,对自己的要求更高,这也是攀比,反正不能被其他人比下了,不能显着庸俗、不思进取、吊儿郎当像个暴发户,他给了自己很高的要求,近乎想当个完美主义者。”

一位女富豪也这么说,这让人不得不信,因为她有着褐色眼圈和左人中处的挖破痘痘的创口,她还有着青灰的眼白——那种标志青春健康的青蓝色永远涂抹不像了。

但他们并不总是在工作,比如曹天,2009年在国外待了两个月,今年他打算待上3个月,他戴着一顶红帽子的远足照片被他用在了好多文字图像资料上。

“不要以为他们不打牌,照打!”赵进京说,地产界的一些富豪间或就会聚在某处打斗地主和双升,热火朝天,赵说旁观的时候他有时候会想到,这群人其实是寂寞的,他们的玩伴少得可怜,而“谁能忘掉无忧无虑的童年和嘻嘻哈哈的少年时光呢”。

 他们到底怎么生活的?

这些基本上算得上阳光的富豪们怀着深深的失去财富的恐惧,然而相比于下一代的问题,财富又要退而其次了。

圈中人不禁感叹,这一生最大的问题不是他们早期的创业艰辛,也不是排几公里长的尔虞我诈,而是“怎么教育孩子”。

但是不管喜悦和烦恼,大部分人在梦想着自己跻身他们的行列——那里或许有普通人难以体验的荣光、想象不出的享乐和理论上不一样的生活。

商报记者王海圣

【饮食】

肥头大耳的富人几乎绝迹了

“胡葆森几乎不吃肉,他喜欢吃水果,新疆出的。”赵进京说。

曹天也不喜欢吃肉,“啥肉都不放心呀!”他说。一般人可能想象不到,他们基本上是一群素食主义者,商报记者熟识的一位女富豪,基本上天天吃素,偶尔开荤也是牛羊肉,而她吃的鸡蛋都是下属直接去周边郊县的柴鸡基地买的,有一次她想吃猪肉,跑到新郑乡下去买。

“你现在四下里找找,地产界就没有肥头大耳的。”曹天说,不仅富豪云集的地产界,在他熟络的其他行业的富豪,也没有见过一个肥头大耳的,以清瘦和敦实居多。

饮食连着运动,赵进京、曹天和几位不愿具名的当事富豪均表示,男富豪们的运动主体上就3样:乒乓球、高尔夫和游泳。而3位女富豪在回答商报记者这个提问时基本上比较茫然,比如她们茫然于逛商场算不算运动,只有41岁的周女士开口说出“瑜伽”。

让人觉得搞笑的是,曹天说他办了几张游泳卡,实际上一年“扑腾”不了几回。接受采访时,这位穿戴只求整洁的富豪一度满是自嘲:“你知道吗?我前段时间去医院一查,低压90高压150,现在我基本上晚上9点就睡了。”于是游泳等运动更别提。他还说自己不会打乒乓球、不会打牌,纯粹一个“运动盲”,“我有享受吗?那是你认为的吧。”

起居

几乎没在家吃过饭,看到了灾难也会哭泣

下面这个单独列出来,讲述的是一位年龄介于35岁~37岁之间的单身女富豪。

她没有雇司机,开一辆迷你宝马,通身国际名牌,价值8000元的手提包来自意大利,经常是清纯和高雅的形象,但她却是郑州飙车的组织者。她投资了不少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和一些冷僻行业。

少林寺是她每年都会去的旅游景点。事实上,如果和她谈禅,一般人基本上只能落败——她啃过《易经》和在央视听过曾仕强的讲坛,“出世感”强烈。

这位女贵当然不会出世,因为她和她的女伴,欣赏着历史上的社交名媛,那种灯红酒绿天然具有秒杀人的能力,何况还往往是焦点呢?这大概也可以解释她找男朋友时为何总是瞄准政府大院,而黑白两道则是临时男友的另外来源,前提是有才和帅必须居其一。

这位女贵几乎没有在家吃过饭,大概也从来没有独自一人吃过闷饭,不过一般人也别指望在很多饭店遇到她,因为她习以为常呼朋引伴的就餐只去经常去的那么一两家或者新开张的别致酒楼或茶苑。

她的另一面,一位慈善家,每年至少去一次敬老院,捐献物资万元以上。至今捐助20多名失学儿童,看到了灾难也会哭泣,2008年大地震,她捐了几十万元。

古典的和非古典的两种天壤差别

在谈论红酒手表等消费的问题时,曹天发挥说:他熟悉的富豪们很少喝酒或绝不喝多,喝白酒的少红酒的多,很少抽烟或压根儿不抽,情感和婚姻生活一向稳定,什么红旗飘不飘的没那档子事,不赌博也不包“小三”,偶尔玩玩字画。

说到“小三”,曹天忍不住说,“小三”这个事情对于他来说,属于“不是不想来,确实没精力”。商报记者就此两次询问这句话能否写入文章,一如之前的习惯,他说“就是这么回事啊,你写进去吧,没事”。

让商报记者感兴趣的是,曹天说他还就“小三”这个问题问过郑州的一位地产大佬,“我是这么问的:"我将来可能会写富豪这群人,您跟我掏个底,也就知道就行,你包那个了没?"当时他说没有,还说他所知道的地产老板也没有。我相信这是实话。”

不过天底下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包“小三”的富豪也有的是,比如火车站商圈一位资金过亿的离异男老板,他的朋友对商报记者说,仅他耳闻然后确定了的,2006年至今至少有4个二三线艺人、主持等女友,估计这位富豪还将乐此不疲地继续下去。

【现实】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这个人群的压力非常大,比如我,每天都如坐针毡。”一位担保公司老总说。

说白了其实就是,这些基本上算得上阳光的富豪们怀着深深的失去财富的恐惧,这恐惧常人不能想象,他们害怕被打回空白。王舵说:“这些人,当然包括我几个最好的朋友,疯狂和五彩斑斓的生活都是表面,是压力的释放,而底子是空虚和紧张,跟一个失恋的疯狂购物的女子一样。”而这也正是他们时刻在到处寻找投资机会和是工作狂的原因之一。

不过相比于下一代的问题,财富又要退而其次了。

曹天说,就跟他身边绝大多数富豪一样,他也准备把孩子送到国外读书。

按赵进京说的,富豪们这一生最大的问题不是他们早期的创业艰辛,也不是排几公里长的尔虞我诈,而是“怎么教育孩子”。按赵的观察,几乎每个富豪的孩子未出国前都在贵族学校读书,大一点就送到国外读书,主要送到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

“我问过他们为什么把孩子送到国外,大概有3个考虑:一是看好国外的教育,一是孩子本身在国内太差了,再者希望异国他乡能塑造孩子的独立精神和自信心。”赵说。

2009年间,商报记者经常接触的郑州一位服装界老板就把大公子送到了英国,这位母亲的期待是孩子回来接班,不过去年7月间我们一起吃饭时,这位疏淡的公子落寞地说:他喜欢中医。

记者手记

你应该知道的背面

王海圣

实际上,从接这个选题起,我就怀上了惶恐:尽管我知道的富豪很多,事实上绝大部分从未谋面;而我熟悉的那些人,能代表全部?另外,富豪就跟每个都不免会犯错的普通人一样,有光彩也有灰暗,拿熟人来写,朋友还能做成吗?

但是具体采访下去之后,上述苦恼逐渐被忘掉了,因为不管当事人、银行或者这些人的朋友,无不对这个话题讳莫如深——而这激发了我残存的青春期叛逆因子。我满痛恨的:如果我就是富豪就好了,那样我就能坐下来认真告诉你我生活的点点滴滴,说到你厌烦为止。

实际上,写作的自始至终我有着挫败感:准备了不短的时间,也采访了一些老板,但被我说服愿意在文章中以完整姓名出现的竟没有几个。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篇文章写成了,如果某位富豪或他的朋友看过之后极不满意,认为文章并没有表现出他们的真实面貌,譬如还应该说说他们的管理理念、对宇宙辽远的思考等,那么,请随时联系报社或者作者本人。

当前文章:http://07015.ddqdgj.cn/shehui/a9vgt.html

发布时间:2017-11-18 19:42

紫轩小说吧  alienware为什么这么贵  学校2015百度云  白丽清  女人我最大20170502  贵州省车辆违章查询  独立纵队2  郁慕明  天天象棋安装  美酒节奖币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揭秘郑州资产800万以上富人:被逼食素刻意低调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哥弟女装怎么样